世界疫情发展成今天这种局面 98.3%受访者确认美国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0

世界疫情发展成今天这种局面 98.3%受访者确认美国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迄今为止,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4000万人,死亡人数超过65万。作为世界上新冠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最多的国家,不集中应对国内疫情却忙着抹黑甩锅中国,对于此种行径,共青团中央宣传部和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近日实施的一项41332人参加的“你怎么看美国在新冠肺炎疫情中的种种做法?”全国青年调查显示,95.7%的受访者直言感到难以理解。96.1%的受访者给美国这次抗击新冠疫情的总体表现打了差评。美国哪些做法让你大跌眼镜?86.7%受访者直言是经济至上,漠视生命今年6月15日,美国累计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突破60万例。到8月26日,美国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突破3900万。如今,美国疫情仍未走出深渊,德尔塔变异毒株加速传播,导致美国日增新冠确诊病例数急剧增长。美国《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评论文章说,美国在应对疫情过程中,几乎每一步都是失败的。美国在新冠肺炎疫情中的做法和表现,哪些让你大跌眼镜?86.7%的受访者指出是经济至上,漠视生命。81.0%的受访者表示是忙于选举,疫情处置延误。对于美国在疫情中的表现,某高校英语翻译专业研一学生董心阳(化名)最大的感受就是不负责任,“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医疗设备、众多的医护人员和发达的医学研究机构,看着病毒肆虐却无力阻止,却尽搞一些‘歪门邪道’,能看出政府根本无心管控。疫情后的萧条用增发美元来刺激,通过病毒溯源来转移国内矛盾。实在是非常不负责任”。美国之所以抗疫失败,正在读研究生的李欣感觉,一个重要原因是,美国疫情暴发初期正值总统大选,特朗普将全部心思都投入到选战中,甚至为了赢得选举,罔顾民众生命,声称“新冠病毒就是一场骗局”,因此错过了防控疫情的最佳时机。之后,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全面暴发。至今,两党还在为抗疫政策措施争论不休。“抗疫政治化让美国对抗疫情处处受阻”。在某高校国际关系专业学者许老师看来,美国抗疫失败跟政治体制有很大关系。美国属于联邦制国家,联邦政府的政令地方不一定执行,地方政府的举措联邦政府不一定肯定。“即便疫情形势再次恶化,联邦政府与地方政府仍在公开相互指责、推卸责任。疫情应对需要合力,他们这种分散管理的模式,必然导致美国疫情应对支离破碎、混乱不堪”。美国在新冠肺炎疫情中让人大跌眼镜的做法和表现,调查中,78.4%的受访者表示是缺乏科学常识,反智观念盛行,75.3%的受访者表示是各州各自为政,无法合力抗疫,75.1%的受访者直言是大搞疫情种族主义。让董心阳感到震惊的是,美国政府根本无心照顾那些普通的美国人民,更不用说贫困群体,不承担医疗费,不给他们兜底。由于没有全民医保,很多普通美国人感染上新冠,如果是重症,可能根本无力承担高昂的医疗费用。“疫情这面镜子,照出了美国医疗体系服务资本、漠视生命的真实面目”。美国让人大跌眼镜的做法和表现还有哪些?68.8%的受访者指出是医疗费用高昂,无保险病不起,66.3%的受访者直言朝令夕改,政策没有延续性,64.8%的受访者指出产业空心,抗疫物资缺乏。96.1%受访者给美国这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总体表现打了差评美国作为世界上新冠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最多的国家,不集中应对国内疫情却忙着抹黑甩锅中国,95.7%的受访者直言,对此感到难以理解。“美国新冠确诊和死亡病例数在全球遥遥领先,却忙着甩锅中国,放任病毒输出危害全球,真不愧‘全球第一抗疫失败国’的名号。”李欣说。“美国有一种‘敌人饥渴症’。”许老师表示,这是因为,由于种族等原因,他们内部缺乏凝聚力。美国非常在意自己的大国地位和霸主地位,认为只有中国能够威胁到他们,所以他们先在内心深处把中国定义为敌人,再找方式去打击。用新冠甩锅中国只是一种手段,就算没有疫情,也会在其他方面想办法打击中国。对他们来说,寻找疫情源头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就是甩锅、打击中国。李欣直言,自己对美国抗疫的印象一直很差,“但没想到是这么糟糕”。人们如何评价美国这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总体表现?96.1%的受访者给美国这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总体表现打了差评,其中86.5%的受访者认为非常差。如今,美国成了名副其实的“疫情扩散国”。美国政府不仅没有承担起应负的国际责任,还对全球抗疫合作造成了破坏性影响,害人害己。董心阳表示,自己如今完全认清什么是美国中心主义了。之前了解美国都是泛泛的,这次疫情是他第一次持续关注一件事,“了解得更多,对美国更失望”。“‘疫苗民族主义’‘溯源政治化’,都无助于合作抗疫。甩锅推责是没有出路的。当前国际社会应当携起手来,团结合作、勇于担当,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只有这样,我们人类才能早日战胜疫情。”许老师说。调查中,98.3%的受访者认为,世界疫情发展成今天这种不可收拾的局面,美国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黄冲 实习生 杨哲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编:秦雅楠

Related Posts